【战“疫”主题征文活动】我眼中的抗疫(大学生组)

作者:徐可萱来源:电气与自动化工程学院发布时间:2020-06-29

  已经记不起来是第几次半夜汗涔涔地醒来,孤衾难眠,凌晨四点钟,强忍着巨困的双眼打开微博热搜,指尖划过屏幕,冰凉的触感伴着氤氲的水汽,黑夜中这一盏心灯难眠。是的,我看到科比逝世,曼巴精神永恒的消息,看到湖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陡然上升,看到武汉翌日十点封城,在茫茫接踵而来的消息海洋中,钟鼓沉沉,我看到海棠花未眠……

  息屏手机,照旧合上双目,除了莫名的惶恐如潮,除了郁郁难解的担忧如麻,除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可奈何,我竟满心如秋水,忧伤而平静。我深知在这场汹涌的浪潮中,阴风怒号,波涛如怒,有人正在为我们负重前行。遥寄一缕感恩与明月,愿她捎走我人微言轻的谢谢,随风散入荆楚大地。

  一月的初雪飘摇坠落,背起行囊跨出寝室楼大门,挥别我们第一个学期的林林总总,沉浸在久违逢面的假期中,一切毫无征兆的悄然而至,感染人数成百上千的增加,每一个数字跳动的背后都意味着一场一个生命、一个家庭无法比拟的浩劫。新冠病毒宣布确认人传人,武汉加油的标语几乎日夜占据网络所有版面,各大医院摩肩接踵,人满为患,小汤山医院及时应援。此刻,白衣天使忙碌的身影是我们最大的依靠和慰藉。

  小镇里,人与人的距离在疫情的笼罩中渐行渐远,目光所及,口罩之上唯余双眼延续交汇,一旦转身,竟显得凄凉和毫无血色。回城前特意去囤积粮食,楼下超市成批的果蔬不断涌入,闲逛之余挑了满满三大袋,深呼吸双手提起的一瞬间,老板走过来,突然拖住袋子的底部,担心地询问“可以提得动吗?我帮你拿个推车”说罢,一手帮我把物品放上车,一手顺带抓了一把花生瓜子递给我。不知道是不是疫情的冷酷禁锢了隔离在家太久的我,一时间竟语塞凝咽,碎碎念着“谢谢”,情不自禁任双行泪水肆虐满面。伴着寒风瑟瑟走在回家的路上,心中暖流肆意,我笃定我们会赢,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月上柳梢,恍然间便胜却,人间无数。

  城市里,小区封闭消毒工作如火如荼进行着,秉承着一家一户只允许一人出行的信条,大部分时间在家中安稳度日。初春的天气渐渐暖和,无风、无雨,日头高照,送母亲出小区采购,我便在门内踱步等候着,看着门禁执勤的工作人员孜孜不倦劝返出行居民,不厌其烦地说明门禁时间和必要性,不禁低头为疫情当前服务行业的辛苦呢喃。不经意间,执守人员走近我,猛一抬头,惶恐自己是否行为有失,茫然不知所措间,只听到一句:“站到荫凉处,这里人来人往怕不安全”,放下心来的我莞尔一笑,道一句羞涩的“辛苦”,这一份善意,我小心翼翼捧在手心,泪盈于睫,受之有愧。

  从医生到乡村党员再到人民警察,这场疫情中,不仅有直面病毒的医护人员,还有无数服务行业也在疫情的防控和人心的安抚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见贤思齐,何谓英雄,他不仅有着以天下为己任的胸怀,更有着在灾难面前毫无顾忌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本能。此情此景,身边有太多的他们已经做了最好的诠释。

  疫情之下,红尘之中,有辗转反侧,平添相思,惴惴不安的儿女情长;有颠沛流离,近乡情怯,过家门而不入,饱受风霜之苦的旅人;有忐忑难安,瓦灶绳床,入不敷出的辛勤工人。他们不约而同同仇敌忾,尽一切努力舍去自身小爱,在国家的领导下尽力配合、尽力克服、尽力忍耐。这一刻,微如蝼蚁的我们,却凝聚着实施一线中心城市封城,全民“禁足”壮举的勇气和力量。能够孤身熬过无数个漫长的夜,是因为心中包含着“此心安处是吾乡”的大爱,唯有真心,无关风月。

  庚子鼠年,乌云沉沉将楚天笼罩,烟波万里霭霭弥漫,回城的杭长高速前所未有的空旷和平静。曾经的笑魇如花,万人空巷,花团锣鼓,风花雪月,当时只道是寻常。而今的平凡人家,昼夜之间,孤门紧闭,唯余灯火。医护人员,夙兴夜寐,践行着风月同天,与子同裳。这样的华夏,我从未见过,但却异常感动。夜半私语,幽黄灯光下,闭幕浸染在书桌前,我听见武大的樱花簌簌洒落,黄鹤楼前烟雨苍莽,生生不息落梅如雪,春风化雨,我眼中的抗疫有同舟共济,不离不弃的山川异域;有身先士卒,夜以继日的众志成城。在无数的感动和感恩中,笔耕不辍,遥寄一纸情怀望着荆楚的方向,此刻与子同在,我亦三生有幸。

  人生如萍,抗疫的日子兜兜转转波澜不惊地走过。双手合十,给自己一个期许:愿世间风烟俱静,河山无恙;给自己一个承诺:若有难,召必回,愿得此身长报国。流年易逝,荒草池边,待来年,共话桑麻,绿蚁醅酒,红泥火炉,畅饮一壶记忆的佳酿感叹着,原来这就是生活,幸不辱命,岁月如常,你我安好。

  (此文获得省教育工委、省教育厅主办的战“疫”征文活动·文章类 大学生组 二等奖;作者系电气与自动化工程学院 控制科学与工程研究生


责任编辑:廖丝璐